本院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本院动态 > 正文
我院举办的国务院体育产业专家座谈会引发媒体关注 体育产业话题讨论持续升温   2014-11-18

 

10月25日,国务院体育产业政策专家座谈会在我院召开,来自全国各地近20位体育产业领域专家参加了座谈。会议召开当天就受到了国内知名媒体的高度关注。会议当天,五星体育就在第一时间发布了电视新闻。10月26日,《文汇报》、《经济日报》分别刊发相关报道,对座谈会上专家们的意见进行了相关解读。10月29日,《中国体育报》头版刊发报道《专家学者齐聚上海解读< 意见>——中国体育产业迎来发展春天》,认为发展体育产业,必须推动体育全面深化改革。

11月13日,《新民周刊》刊发深度报道文章《谁拖了人均2平米运动场的后腿?》,对于座谈会上的专家观点给予了深度解读。

 

网址链接:

http://xmzk.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4680

文章全文:

 

谁拖了人均2平米运动场的后腿?

 

记者|姜浩峰
“永别了,我们的莲花山足球场”,不久前,深圳福田区福中一路莲花山足球场边,挂起了横幅,横幅下面,白的、黄的菊花,铺满了厚厚几层。据深圳市规划和国土委员会发布的公告称,莲花山球场将被改为商业用地,将在这片球场上建设高楼。
从2012年开始,深圳的许多球场开始逐次关闭,直接导致了许多业余球队解散,业余比赛中断。业余球队深圳铁男足球队的队长Tony则称:“一些球队甚至想到了去香港踢球,但因为手续复杂,导致规模也不大。”
比之深圳,香港可供踢球的公共球场确实要多得多。《新民周刊》记者在铜锣湾寸土寸金之地亦曾看到许多7人制足球场和标准篮球场,在楼宇间见缝插针存在着,星期天的上午更是场场满员热闹非凡。
就在莲花山足球场宣布拆除的当口,10月2日,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下文称“《意见》”),其中对于2025年的发展目标,不仅提到了“体育产业总规模超过5万亿元,成为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力量”,而且还提出“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2平方米,群众体育健身和消费意识显著增强,人均体育消费支出明显提高,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亿,体育公共服务基本覆盖全民。”
一面是拆除受热捧的球场,一面是勾画出人均2平方米体育场地的美景,中国全民健身前景,究竟何去何从?
100多万个场馆干瞪眼
“难度相当大,2003年到2013年,人均场地面积才增加了零点几平方米。各个区域的差异也非常大。如今,东部地区已接近人均2平方米的水平,可中西部地区明显还不足人均1平方米。”一位来自湖北的体育界人士如此表示,“以我们湖北为例,到2025年很难达到人均2平方米的场地面积!”在10月25日于上海体育学院召开的国务院体育产业专家座谈会上,与会专家针对《意见》,特别是其中的热点、难点问题,展开了探讨,并开出了一些“药方”。
“最近风传深圳人缺乏运动场地,跑到香港去锻炼。香港的土地面积是上海的六分之一,人口是上海的三分之一,场地难道比深圳好,这不值得深思吗?”作为会议主办方上海体院体育产业发展研究院的副院长张林教授直言,“由于我国受传统文化、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等多种因素的制约,居民体育消费长期处于较低水平。”张林认为,应该加大对公共体育设施的投入,优化学校和社区公共体育设施的布局,建立民间资本投资体育设施建设。
江苏省体育产业指导中心的潘时华则透露:“2012年,我国健身休闲产业占体育产业增加比重不到6%,包括健身休闲业在内的体育服务业,占体育产业增加值比重为21.01%,而美国、英国该项数据是超过80%的。”
是否由于消费不足,导致体育场馆相应更加不足呢?华南师范大学的谭建湘教授说:“根据最近的一项普查数据,我国已有100多万个体育场馆,但是问题很多,大多数场馆有财政补贴,作为事业单位,其管理体制仍带有浓重的计划经济色彩,普遍缺乏服务社会和面向市场的内在动力和活力。如此,不仅造成经营效益低下,而且造成体育场馆尤其是大型场馆资源的极大浪费。”
《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如深圳莲花山球场,按照深圳市有关方面的说法,“该地块一直未出让建设,而作为临时体育场地在使用”。换言之,如今拆除也是依法行事。
供职于中体产业的王奇曾称,深圳钻石体育中心,一座建成不久非常漂亮的球场,因为不通地铁而一直冷冷清清。“深圳这么好的一个城市,这么多企业足球队,一到周末足球场都租不到,但是它的体育中心竟然建在郊区。”还有深圳湾体育场,作为当年大运会的主要分会场,如今也是冷冷清清,不是所有的场所都对外开放,其主体育场,则几乎只承接商业演唱会。
再看广州,位于广州市东南方向的亚运城综合体育馆,距离市中心三四十公里,坐地铁从市中心赶往其地,需要花费一个半小时。为了承办2010年广州亚运会,12座场馆当年花费72亿元建成,如今大部分闲置。进馆要打预约电话,否则保安一定拦住不给进。周边居民说:“除了偶尔花钱打打羽毛球,体操馆、壁球馆等等都是空关着的。”
南方如此,北方莫不如是。2012年6月3日,沈阳有着亚洲最大室内足球场的沈阳绿岛体育中心,在8秒钟内被爆破拆除,8亿元投资瞬间变成浮云。从被冠以豪华、地标、最大等字样的体育中心,到沦落为仓库,最后被爆破拆除,前后不过9年。绿岛终结命运的理由是使用率太低。同年9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称,安徽省巢湖市体育中心1万多平方米的场地里,长满了各种杂草,种满了各式各样的蔬菜和农作物。
“中国体育产业缺乏的不仅仅是管理和政策支持,由于历史原因,体育产业从业人员的素质能力和企业实力都比较弱,长期在低水平的状态运行。所以大家普遍有乐观情绪,但做起来却比较没底气。对于现有的体育产业来说,政策利好信号释放,意味着资本会更多地进来,市场竞争会让有效率、更强大的留下来。”云传媒董事长李璐说。
对于已有场馆利用率不足,谭建湘给出的“药方”是——改变体育场馆的事业单位属性,通过政府购买的方式,调动体育场馆经营积极性。“体育产业,政府只能管,不能办。不走市场,体育场馆公共服务领域的扩大就是空谈。” 谭建湘说。
老厂房改造前景
一面是冰冷如高山湖水的既有专业体育场馆,一面则有人看好由老厂房改造而来的球场。
国家体育总局体科所的鲍明晓研究员在会上发言称:“我知道北京通州由老厂房改造而来的球场,光网球场就有60多个,还有2个游泳池,生意很火。”鲍明晓认为,大城市对存量土地资源利用上,应该照顾到运动场馆的需求。
潘时华透露,无锡小天鹅的老厂房,在停产后开发了100片羽毛球场,甚至还有足球场,生意红红火火。
“广州五羊本田原本从事摩托车生产,后来由于广州市摩托车限行,导致摩托车厂难以为继。那块地由政府出面转型几次,都不成功。后来五羊自己转起来,开发小型化体育设施。后来五羊的老总对我说,开发体育场所的效益竟然比当年卖摩托车还要好!”谭建湘说。
不过,记者查阅广州市今年5月份的有关公示,发现被称为“新港82”的广州联合交易园,作为广州首批“三旧改造”项目之一,开园两年后再次进行控规修改,将整块的公共绿地打散成6块零散绿地,原先规划的体育中心被取消,改为增建图书馆、博物馆、青少年活动中心、垃圾站和公交车首末站等多个配套设施。而其中的新港西路82号,原来是华南缝纫机厂和五羊本田摩托车厂旧厂房,业主是广州摩托集团有限公司。
老厂房变身全民健身的体育场馆,为什么这么难呢?
在今年9月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让体育产业强健人民体魄,让大众健身消费助力经济社会发展。”无疑,老厂房改造是一笔好买卖,也是扩大体育人口的好办法。既然市场有需求,如何发掘其中潜能,应是题中之义。另一方面,搞清细分市场的潜力,则能更好地进行老厂房改造,或者新的体育场馆的开发。
上海体育学院教授、中国体育科学学会体育产业分会副秘书长刘清早认为:“必须打破行业的壁垒,实现各部门的互动。比如体育旅游,旅游部门就要和体育部门互动,才能将资源盘活。”
10月28日“男性健康日”,一项当日公布的调查显示,上海男青年的运动量远不如自家的老头老太,也不如青年女性。约74%的青年女性会在闲暇时间选择羽毛球、网球、瑜伽等运动,而仅有28%的男性会主动选择健身房、篮球场,高达64.5%的上班男性偏向于休息日宅在家中,选择电视、网游、桌游等休闲娱乐项目。
日前,韩国《中央日报》在报道中国政府出台《意见》时称:“中国看中了足球,并把它当做引领产业多元化和振兴新文化的中长期关键词,目标是确保包括精英选手和生活体育人等,共5亿人在内的足球选手。”当韩国人开始产生危机感,大呼“狼来了”的时候,中国的足球爱好者,却在为场地发愁,这绝非正常现象。